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—详细信息—>王珏:不走寻常路, 便是自己的路
王珏:不走寻常路, 便是自己的路
阅读数:0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12日

王珏:不走寻常路, 便是自己的路

来源: 音乐周报 作者: 纪晨 编辑: 刘华

 

作曲家王珏的作品总会带给人惊喜,让人兴奋,又让人陷入沉思。在2019年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青年教师交响乐新作品音乐会上,他的作品《矿工组曲》第一乐章“我爸”首演,作品中一声声模拟采矿的敲击声、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令观众耳目一新,印象深刻。除了这首作品之外,王珏的许多作品都会给听众留下鲜明的印象。在他看来,这些作品都是他的内心写照。

不怕外界的异样眼光

在《矿工组曲》的作品介绍上,王珏写道:我出生在矿区,成长在矿区,我的父母是煤矿工人,我的爷爷奶奶也是煤矿工人,这就是我的生活、我的童年、我内心深处的记忆。

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,王珏前往德国,在那里工作、学习、生活了十年,师从知名作曲家Wolfgang Rihm教授,并获得了德国卡尔斯鲁厄国立音乐学院作曲最高学位(博士)。在常人眼中,他高学历,如今又在中国音乐学院执教,可以说是一位地道的知识分子。当王珏把自己写好的作品介绍发给音乐会统筹负责人后,对方反复多次询问王珏,真的要这样介绍作品吗?很多人都愿意把自己“好”的一面展示给外界,隐藏起“不好”的一面。在王珏看来,不应该用阶层的高低来评判一个人,“阶层”反而是他最独特的烙印,因为这份烙印,他才活出了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
父与子的“对抗”

王珏四岁半时,一次父亲带着他到一位矿区文工团文艺干事家做客。突然,厨房里一个锅盖掉到地上,发出“哐当”一声。此时,坐在钢琴旁的王珏,在钢琴上摸索了一会,竟弹出了那声“哐当”对应的音。这个细节被一旁的文艺干事看到,大赞这个孩子的耳朵好,有音乐细胞。一周后,王珏的家里出现了一架钢琴。

早年因为矿难,失去右臂的父亲告诉王珏:“我宁愿打断你的腿,我养你一辈子,也不会让你去当矿工。”在父亲眼中,能够改变儿子命运的就是眼前这架钢琴。从钢琴搬回家的第一天,父亲就和家里人定下了规矩,儿子学琴的事是头等大事。之后,因为练琴,王珏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。“我恨那个掉下去的锅盖。”至今,王珏都觉得,自己在钢琴上失去的东西比这些年通过音乐得到的东西还要多。

无法评价的《矿工组曲》

王珏的作品总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所以找上门的委约很多,但很多他都推掉了。他始终觉得自己应当跟随自己的内心,只写自己想要表达的作品。一次父亲无意中说起:“你写了那么多东西,啥时候给矿工写一个?”王珏没说话,但父亲的话,他默默地记在了心里。

《矿工组曲》的第一乐章是“我爸”。负责首演的是天津交响乐团。在首次排练之前,王珏和指挥许知俊说,自己想先和大家介绍一下作品。他把自己是矿工之子、与父亲之间长久的对抗经历讲给了乐团。从大家的眼神中,王珏知道大家明白了作品想要传达的东西是什么,由他们来首演这个作品,王珏很放心。

在作品中,有模拟采煤的开凿声、刺耳的警报声、扭曲的圣诞歌、“变形”的拜耳。这些看似不搭的因素融合在一起,创造了一个多维的空间。在音乐中,观众仿佛看见了矿井下繁忙的生产、矿难发生的瞬间,以及同时在家中正苦练钢琴的孩子。孩子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钢琴入门教材拜耳,地下与地上形成完全不同的世界。为了达到这一效果,创作中,王珏对于乐队的使用、配器手法以及作曲规则都反其道而行之,也为这首作品赋予了浓郁的个人特色。演出安排上,整个乐队就是地下忙碌工作着的矿工,而舞台侧后方的钢琴,就是家里那个练琴的少年。两相呼应,不仅是音乐,这一设计也让人无比震惊,感叹于作曲家超前的创作思维。

为了模拟出采煤的开凿声,天交的打击乐手找来了打铁所需的铁榔头。在演奏时,乐手敲打铁榔头发出的高频声响,仿佛就是父亲的一声声教诲,敲在儿子的心头。当现场响起环绕的警报声,在场听众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。扭曲的旋律,仿佛是矿难发生后,透过夹缝传递到地面的声音。

以往,作品首演后,王珏总能收到很多业内人士发来对他新作的褒奖之言。但在“我爸”首演后,王珏的手机异常的安静。想必这个不走寻常路的作品,带给人的震撼也非比寻常。首演后的第二天,王珏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写道:四十岁的我,终于敢于面对那个既让我无比敬重,又让我无比痛苦的人。